安于秦焉√

-求安欲安将安未安。-
-在下宋箫,字欲安-
-多指教-
企鹅1403489632

薛洋个人中心向一百题.

鲜衣怒马沈娇娇.:

1.薛洋很小的时候就吃过一颗糖,脏兮兮的一颗糖,被人随便丢在旮旯里,但是很甜。


2.后来断指后他愈发嗜甜,只是怎么也砸吧不出从前的滋味。


3.他看见金光瑶第一眼就知道这少年不是个好东西。


4.同时他也知道他们该是一道的,或者说是同类人。


5.对于聂明玦,他只是觉得这个人早晚要死。


6.每次看金光瑶一身青青紫紫,他是发自内心的好笑,笑得眼泪都滚出来了,笑得整个人都滚桌子底下去了。


7.薛成美这个名字如何寓意深刻薛洋不懂,他单纯不喜欢“成美”二字。


8.他拿金光瑶的身高开过玩笑,不止一次。


9.金星雪浪服在薛洋看来没多好看,瞧着金光瑶为维护这身衣裳忍辱负重,他还研究了一天,也没琢磨出什么名堂。


10.一开始杀人,薛洋趴在水井边干呕了很久。


11.后来嘛,有一个词叫“熟能生巧”。


12.薛洋享受的是曾经对他指指点点的人被他践踏入污浊泥泞的感觉,给他希望,看他像狗一样讨饶,再残忍地掐灭。一个字,爽。


13.薛洋还来不及喜欢上一个姑娘,就被迫失去了喜欢一个人的感觉。


14.他还挺怕死的,毕竟做了这么多,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
15.怕疼也是肯定的,不过最开始是忍不了,后来忍着忍着就习惯了,所以别人才会以为他格外不怕疼。


16.他做事情都是随心所欲,落了个喜怒无常的名声倒是意料之外。


17.他学东西很快,腌臜事情听多了,有时候兴头一来,会凑近金光瑶给他说些坊间荤话。


18.其实比起晓星尘,一开始他记得牢的反而是宋子琛。


19.而那时他对晓星尘的全部印象就是,虚伪,多管闲事。


20.当然他不肯承认,晓星尘是他见过最好看的男子。哪怕是蓝氏双璧,都得靠后排了。


21.被晓星尘连跨三省追杀的时候,还挺爽的。


22.被抓回金家带到清谈会上判了个终生囚禁时,薛洋心里面有点烦了,所以他才会对晓星尘说出“道长,你可别忘了我,咱们走着瞧。”这番话。


23.金家怎么可能会真的关他一辈子呢?有野心的人什么都干得出来。薛洋拿捏这一点是极好的。


24.之所以屠了白雪观,一来不喜宋子琛此人,二来因为晓星尘无甚羁绊。至于弄瞎眼睛这码事,说到底是宋岚活该。


25.得知晓星尘把眼睛给了宋子琛,他先是愣了下,然后拍着大腿哈哈大笑起来。


26.金光瑶当上家主清理门户那会儿,薛洋也算是人生中为数不多狼狈的时候了。


27.要不是因为实在伤得重,他真想揪着金光瑶衣领狠狠踹他一脚。


28.当然,和劳什子盟友关系遭到背叛无关,他纯粹想出口气。


29.逃命被晓星尘和阿箐捡回家,真的是很让薛洋讶异了。若非环境不合适,他几乎要为这坑爹操蛋的巧合鼓掌。


30.薛洋再次看见晓星尘,条件性反射就是打量他眼睛。


31.他其实有想杀了晓星尘的。


32.但是他没有。鬼知道怎么回事,薛洋到死都想不明白。


33.当时他这样想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虽然他是小人,也差不多差不多凑合啦。


34.阿箐在他看来比金家美女差多了,唯一看得过去的一点就是够野。


35.薛洋早就看出来晓星尘是个老好人,任欺负的那种,所以他赖吃赖住赖得心安理得。有便宜不占,太吃亏了吧。


36.听见有人说他们三个不好,当真晓星尘的面薛洋不好做什么,但是断没有放过的道理。


37.不得不说,睚眦必报锱铢必较已经成了薛洋的本性,死死地刻在骨头里,化在血里。


38.借晓星尘的手杀人多多少少有点薛洋的恶趣味,嘘,他可不会承认的。


39.他顶多理直气壮地认为,我这是报复晓星尘啦。


40.围炉夜话的时候,薛洋说故事,本以为会心里憎恶,但是看着晓星尘和阿箐,他却蛮平静的。


41.没想到晓星尘这样的人居然会把糖给他吃,还非要吩咐小孩子一样不许多吃,他攥着糖杵在那儿半天没动,心里面笑得打滚。


42.这是他打小到现在吃过最甜的糖,明明只是普通得不得了的饴糖。


43.一天一颗糖还是少了,尝了甜头的薛洋甚至动过抢走阿箐的那份糖的主意。


44.最后顾忌着晓星尘烦人的念叨只得作罢,他念念不舍地砸吧砸吧嘴,还小心翼翼地收好了糖纸。


45.薛洋睡觉的枕头底下全部都是糖纸,花花绿绿的,厚厚一大把。


46.薛洋特别讨厌夏天,热得心里头直冒火,他烦的想要把自己塞进井里,如果不是考虑到没有合适大小的木桶,他真的打算付诸行动。


47.薛洋盯一片瓜地好久了,趁一天晓星尘去买菜,他伙同阿箐偷了好几个瓜扛回来。


48.除此之外,他还带着阿箐偷过葡萄,枣子,李子。


49.有一次出师不利,捅了个马蜂窝。两个人撒脚丫子往义庄跑,后来薛洋嫌阿箐跑得慢索性扛瓜一样扛着她继续跑。


50.最后到了义庄,薛洋背上挨了好几下,阿箐一点事都没有。


51.她被骂骂咧咧的薛洋护得好好的。


52.晓星尘知道他们偷东西的事儿后,薛洋耍赖瞎掰,最后成功地让晓星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
53.冬天就好多了,薛洋最喜欢跑外面一通撒欢,抱一怀的雪球偷袭阿箐和晓星尘。


54.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有卖糖葫芦的老头子,晓星尘会给薛洋和阿箐一人买一串,每天都有。凭这一点,薛洋可以腻着冬天过一辈子。


55.薛洋趁晓星尘睡着时给他头发上插了朵野花。


56.他笑够了,又把野花扔掉。


57.他心想,因为野花配不上晓星尘,好歹也得是金光瑶的宝贝金星雪浪那样一看就很金贵的花呀。


58.薛洋一直没有暴露自己的本音,最开始是为了戏弄晓星尘,后来成了习惯,明明养好了伤,可以揭开假象对着晓星尘狠狠嘲笑一通,他却始终开不了口。


59.其实是不敢。


60.有时候薛洋和阿箐打打闹闹笑得气都喘不过来,笑着笑着就想,笑个屁啊这都是假的,都是做戏的,都是用来哄晓星尘这个傻子的。


61.然后他就不笑了,好像也没有那么高兴。


62.看见宋岚的那一刻,薛洋还是挺平静的,他甚至还能笑嘻嘻地同面前咬牙切齿的道士打了个招呼。


63.好啦,他在心里想,游戏终于要结束了。


64.薛洋也不是没有想过,现在晓星尘越是对他好,知道真相的时候就会越恨他。


65.但是他是谁呀,薛洋,无恶不作的薛洋,十恶不赦的薛洋。恨他的人多得能从这个村排排排到那个店,难道还怕多他晓星尘一个。


66.不过霜华没入腹部的时候,还是挺疼的。


67.薛洋很想骂晓星尘一句“狗东西”,到底是没有骂出口。


68.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,他一定要把那个故事讲给晓星尘听。


69.可能是为了全以前那个小孩子不切实际的梦。


70.薛洋不想让晓星尘死的,但是他真的自刎以后,薛洋又想,死了也好,反正我有法子让你困在我旁边,让你死了也不安宁。


71.老天看不得好人,也看不惯恶人,总归是容不下薛洋。


72.晓星尘死了,彻彻底底死了。薛洋从来没有这么手足无措过,即使被金家追杀也不会这般了,他原以为那是他人生中最狼狈的模样呢。


73.他只是因为少了个世界上顶好玩的玩具,才会失控的。


74.他一厢情愿,固执己见。


75.见到阿箐时,他突然很疲劳。既然这么多嘴多舌,索性让你如愿,也好陪那好道长做对真瞎子。


76.他开始疯狂寻找魏无羡,他可以瞒天过海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晓星尘。


77.就凭他是薛洋,而他是晓星尘。


78.他不喜欢魏无羡,因为他可以有一个蓝忘机永远站在身后,还有个江晚吟,明明说恨得要死,到头来还不是护着他。


79.凭什么呀。凭什么他活该受罪,凭什么他最后一点想要攥紧的东西都要抢走。


80.断指以后,薛洋再也不问凭什么了。但是锁灵囊被抢走时,他真的很想揪着天王老子咆哮,他妈的凭什么啊。


81.手臂被斩下了,薛洋想,这下好了,什么都没有了。


82.锁灵囊没有了,糖没有了。


83.要人命的晓星尘也没有了。


84.临死了,薛洋仍旧不觉得自己喜欢晓星尘,当然,喜欢这个词都不可能产生在他的脑子里。


85.这个聪明固执的小流氓只会认为,自己花了那么长时间捉弄的人,最后教人家抢走了,想着都要气得吐血。


86.如果他还有血可以吐,如果他还有力气吐,他恨不得对着那群自以为是的正义人士吐上个一缸的血,淹死他们也是好的。


87.别人都说,人要死了的时候,会看见一生中最幸福的画面。以前薛洋不信,毕竟他杀人如麻,看人临死的表情也算是个中老手。


88.而现在薛洋看见的是自己在金家做客卿时,随心所欲,为非作歹,活得可真潇洒。


89.莫不是之前把福享光了,活该现在死了都没有个好下场。


90.他其实真的没有那么喜欢吃糖的,不过是晓星尘给的比较罕见。


91.他讨厌宋岚,就他屁事儿多,遇见他都没有好事。


92.唯一比较幸运的是他和晓星尘一起出现在薛洋面前那次,像翩翩谪仙人。呸,晓星尘勉强算得上,他宋岚还是边儿去吧。


93.薛洋也讨厌晓星尘,讨厌他一副为天下人考虑的样子。给谁看呢,你要渡的世人都是些虚伪恶心的腌臜玩意儿。


94.薛洋自认没有晓星尘狠,他是真狠,到死了也什么都不留给他。而宋岚,他却安着晓星尘的一对眼睛。


95.他又想起来阿箐,小瞎子又坏又会骗人,该死。但他也不是非要杀了她不可。


96.以前他和晓星尘,中间夹着个阿箐,走在回家的路上。薛洋有好好看过身后的影子,三个影子被夕阳拉得很长,有那么点日久天长的错觉。


97.薛洋到死都没有合上眼睛。


98.晓星尘这个人太可怕了。


99.如果有下辈子,我还要去招惹他。


100.可惜他不知道,他和晓星尘,都没有下辈子了呀。









*
带个人感情,不是宋岚黑,不带cp,不撕。
蛮甜的其实(...)



评论
热度(192)
  1. 蓝桥秋雨安于秦焉√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唉!为晚吟打尻

© 安于秦焉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