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于秦焉√

-求安欲安将安未安。-
-在下宋箫,字欲安-
-多指教-
企鹅1403489632

To潘清的生日暨七夕还迟到了的贺文 又名 〔天帝陛下不好啦,二太子拐了妖族的杠把子跑啦〕

一杯敬知音:

*主《纨绔》渊清
*人物属于原著作者,ooc属于我
*错别字出没(大概)
*夹带(很多)私货,注意tag避雷
*占tag致歉
*严重瞎写,严重ooc
*第一次用手机打这么多字,换行技巧缺失




1    篱落&苏凡的场合〔不知哪儿偷来的无底袖〕

“哎呀,这过节就是热闹嘛。”

熙熙攘攘的人群里,篱落背着手老爷似的,不时扯着那小先生瞧摊上的新鲜玩意儿。但凡小先生多看上一眼两眼的物什,通通结账收进袖底。

“吔,苏凡,你看这儿!”

篱落晃到个书摊,捻起书角翻翻拣拣,都是些古朴的野史外传。小先生闻声一看,果然是移不开眼了。篱落大老爷笑的眯眯眼,看着小先生黑黑的一晃一晃的后脑,拖长了调。

“这摊上的,全要了。”

便一挥袖,一个金元宝应声而落,书摊老板直了眼。

“嚯,公子,您可真阔呀!”


2    澜渊&篱清的场合〔二太子说了,雪族真的很烦〕

“啊啾——”

堂堂天界二太子惊天动地地打了个喷嚏,被旁边的小姑娘们手捂着帕子斜睨了几眼。

“二太子这好端端的怎的着了凉,”狐王以袖掩住口鼻,“莫不是失了扇坠子,心灰意冷?”一双灿金的瞳子溢着光彩,语气极冷。

澜渊赶忙赔笑,迎上去按下手,温言软语地哄一番。心里暗骂不知是哪个崽子在背后损老子。

不过这事儿吧。原本怨不得别人。

这天界二太子是哪般人物。潇洒倜傥,风流满天下,虽然这第二句是不能用了,但总归是闲不住,非得搞点事情换新鲜的主儿。

这人间七夕节嘛,往年也不是没下来玩儿过,只是当年都是群单身妖王捎带着个单身薄情二太子。

想着这些妖王近来奶孩子奶得辛苦,约了大家各携家眷往人间一遭,墨啸牵着兰芝,擎苍搀着釆玲,篱落拉着苏凡,我……我搂着篱清,岂不美哉……

二太子狐狸在怀,心猿意马地一晃神。

“二太子可曾带了银两?”挥开澜渊的爪子。

于是已自封术法的天界二太子尴尬又不失潇洒地挥一挥扇子,准备带领一众已封了术法的妖王妖后在树下讨一餐嗟来之食。

狐王眯了眯眼,客气道,“二太子的扇子,可否借来一观?”

澜渊笑容一僵,暗道自己不长记性。

“狐王,这天儿,还挺热的。”恭恭敬敬奉上扇子。

“初秋闷热,自然不敢让二太子受热。”狐王沿着扇骨抚上那枚琉璃石扇坠,灿金的瞳子折射光彩,“只是少不得横刀夺爱了。”

那坠子本是雪王并着几件宝物与几名雪族少年一同送来的,澜渊原样给退了回去,独留了这枚琉璃石,打磨了当扇坠把玩。

如今篱清要取,澜渊不置可否。只乐呵呵地盯着他,直叫狐别扭地转过脸去。

3    〔天界二太子是个容易得意忘形的人〕

澜渊盯着狐王金灿灿的眸,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的一桩事。

“我曾听闻,老狐王给你取的名原不叫篱清,”有些失笑地挑起篱清的下巴,墨蓝色的瞳里尽是笑意,“而是叫元宝,可有此事?”左右端详,金眸里藏着宝贝似的,“还真挺像的……”

天界二太子惹怒狐王的功力上天入地堪称第一,于是妖王妖后们主动远离,自去别处看风景了。

4    妖王妖后们的场合〔知道你们甜死人了〕

本不矜小节的狼王墨啸替自家夫人拂去肩上落花,绾正鬓边玉簪,两人相视一笑。

虎王擎苍与釆玲十指相扣,感慨道,

“墨兄与兰嫂当真是一对璧人。”

墨啸嘿嘿地笑,兰芝温婉一福,

“苍弟与玲妹亦是如此。”

“夫人可累了?”擎苍覆上釆玲的手,“不如咱们去那边的茶座歇歇。”

莞尔颔首。

四人甫坐定,只见一清俊少年落座,雪衣雪发,一双异耳尤为奇特,笑吟吟地询问一狗头少年,“好友,喝喋咩?”

墨啸笑道,“这白衣少年倒像是和篱清一家的,只是听着口音不是本地妖。”


5    勖扬天君&文舒的场合〔小叔你原著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我给忘了。〕

僻静巷子里,一声衣袂翻飞。

年轻的小道士浑然未觉,脚下不停。

手中幽幽暗暗的灯映出沉静如水的脸庞。

玄衣者悄然隐于黑暗。

症候来时,月正明时。


6    众人的场合〔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〕

水中千红万碧,烛火明明灭灭。

“哟,好巧。”

篱落走上前,身后跟着苏凡。

“墨啸他们也在,看对岸。”

澜渊一指,对岸桥上的妖王妖后们都朝这儿挥手。

篱落从袖里一盏一盏掏出莲花灯,招呼着一人写一个,祈福。

篱清本正盯着一位似乎是目不能视的英俊公子,他与一位四条眉毛的公子肩并肩靠着,那公子清清朗朗的调子,正给他一盏一盏地数着花灯。

“篱清?”

澜渊唤了声他这才回神,又看见篱落地上摆成一排的花灯,似有似无地叹口气无奈道,

“人间倒是什么节日都放花灯。”

“人嘛,总要有个寄念,”墨啸一行人不知何时已来到了身后,“其实哪里有那么多福要祈。”

“是啊,”澜渊低头,脸颊抵着篱清的额。

“心心念念的,唯一人而已。”

昔斑斓玉树,共水中浮光。

小小的莲花灯上,澜渊与篱清的名字工工整整地并排。

7    澜渊&篱清的场合〔只准用我的东西。〕

狐王不置一言,一把将一物什塞进澜渊手里后便一人快步走在前面。

展开手心,分明是一个狐毛坠子,光滑雪白,精致小巧,系的是同心圆的花样。

篱落凑过来瞧,不由地瞪大了眼睛。

“这不会是我哥周岁礼时剪下的毛吧?”

澜渊笑意更甚,盯着前面狐王红红的耳朵尖,将手里的扇子摇得风生水起。

“我的狐王啊……”

8    尾声〔敲门。〕

“哥啊这客栈有特供的乞巧果,我给你们要了一份啊!”

篱落推门而入,只见天界二太子好好地被捆仙索放倒在床上,而狐王正手执一端,居高临下地坐在澜渊身上。

篱落心中一凛,迅速将踏入门槛的一只脚收回。门砰地一合。

“你们继续,食盒给放门口了。”

边走边嘀咕,哥啊,你可终于开窍了,咱家祖传的宝贝,可不就是这个用法吗。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(39)
  1. 安于秦焉√一杯敬知音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念言一杯敬知音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呀好甜

© 安于秦焉√ | Powered by LOFTER